• 新闻中心
 
勤奋刻苦是科研者的座右铭——记药学院“闽江学者”特聘教授刘文

发布者:张欧扬发布时间:2018-10-26浏览次数:75


科研有什么捷径?取得成果的秘诀是什么?问起这些问题,刘文教授毫不犹豫地回答:“勤奋刻苦。”他坐在被一圈宽屏显示器和成堆的学术文献包围的办公桌旁,继续说道,“科研没有别的捷径,只能多花时间、刻苦用功。”说完他自己笑了,似乎这朴实的道理不像什么盖世神功的精妙口诀,但这位年轻的学者认真地补充说:“能够专注刻苦的人,做任何事情成功的几率都会大大增加。于科研者而言,自身对科研的热爱很重要,这是投入这份事业的根本;但最重要的是刻苦,不停地努力。”

图一:刘文教授在办公室

短短五年,成果迭出

回国将近5年,刘文收获的累累硕果已经不是一张纸可以写完。除了入选国家级的人才项目、福建省“百人计划”、成为福建省“闽江学者”特聘教授,他还担任多个重要项目的负责人,包括获得了我校首个“牛顿高级学者基金”,以及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研究计划(培育项目)”、“优秀青年科学基金项目”、NSFC-NIH国际交流合作研究项目、“面上项目”、国家海洋局海洋经济创新发展区域示范专项、福建省自然科学基金“杰出青年科学基金项目”等多个国家和省市级科研项目。他在《细胞》(Cell)杂志,《细胞》杂志子刊《分子细胞》(Molecular Cell),《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核酸研究》(Nucleic Acids Research)等国际一流的学术期刊发表了多篇SCI论文,在癌症中基因表达表观遗传调控的分子机制,以及癌症相关药物研发应用研究方面,取得了一系列高价值成果。此外他还荣获了福建运盛青年基金会第二十四届“运盛青年科技奖”、第八届“中国药学会-赛诺菲青年生物药物奖”。这一系列出色的科研成果和荣誉,在同龄的青年人才身上并不多见,但他还是极为谦虚地再三强调,自己只是做了微不足道的一些工作,就像在科研的宝山上才找到挖掘矿产的线索,还有很多未知的领域,需要继续努力、加倍用功地深入探索。

图二:刘文教授实验室简介海报

把握时间、把握机会

怎样才能在有限的时间里高效地工作?“做好时间管理是一个好习惯。”刘文告诉了我们他的日常安排:每天早上8点左右来到学院,开始忙碌的工作;中午小憩一会儿,使精神和体力得到很好的恢复;然后下午继续工作,经常到夜里112点才离开实验室。在我们看来,这样的工作强度是相当大的,刘文却说,劳逸结合,规律作息,形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并不会过于劳累。重要的是通过合理地安排时间,能专注高效地投入工作,达到时间利用效率的最大化。他强调:“时间不能浪费在无计划的事情上。”而值得为之努力的事,他都全情投入,但凡有机会,就去认真把握。学院的科研秘书说,刘文是最积极申请项目的老师,别人畏难畏烦,他却是千方百计地去争取可能,努力申报。为了科研项目,他曾经连续四个月无休,在工作中跨年过春节,最终完成了4个项目的结题,和4个新项目的申请。

除了在工作上严于律己,他也严格要求他的团队师生们。整个团队现在有2名助理教授、2名博士后、10名博士研究生、10名硕士研究生、2名专业技术人员和多位交换学生。实验室规定,所有人日常的组会不允许缺席、迟到,晚上和周六必须来实验室工作——这些一开始就阐明的纪律,筛选、聚集了一批有志于科研、志同道合的奋斗者。刘文指着白板上一张字数繁多的A4纸给我们看,上面详细地罗列了实验室的组会和小组讨论的安排。原来,他的实验室除了定期每周召开组会,每两周10多个所分的研究小组要轮流进行小组汇报。通过这样的方式,刘文密切地跟进和掌握学生们科研学习的情况,悉心指导着所有学生。放养是带不出好学生的,严格要求才是真正对学生们负责,为了担起一名合格教师、一个团队领头人的职责,刘文付出了许多的时间和精力。

图三:刘文教授课题组的组会安排表

从学业到人生的导师

不仅如此,生活里大量的时间与实验室的师生们在一起,刘文觉得实验室就是一个大家庭,他也必须为这个家庭负责。犹如一位谆谆教诲的父辈,导师对于学生,既是科研上的指引者,也是精神成长上的引路人。学生们处在青春年华,经常有新颖跳跃的想法,也有一时捋不顺、想不通的心结。因此,在具体的科研训练和指导之外,刘文还花了许多功夫,关心学生们的生活和心灵健康。师兄弟闹了矛盾,他两边调解;对未来发展迷茫,他谈心分享经历;他与学生们真诚交流正能量的心态和待人处事的方法;逢年过节组织丰富的活动、经常性地聚餐交流……刘文那部看起来不大的SUV,居然能不可思议地挤进一大群学生,一车人欢声笑语地驶向餐馆的场景,已成为学院一道有趣的风景。

更值得钦佩的是,刘文对他的学生们,还经常慷慨解囊。他说,对学生们科研上要严格要求,生活上要尽可能地多加照顾。学生家庭有困难,他得知后,自掏腰包每月给予学生一定数量的生活补贴。读研的学生还欠着本科助学贷款,他二话不说,几万元免息借出去还了贷款。乃至博士后的薪资补贴、优秀的自聘实验技术人员的工资,他咬咬牙,都从自己的人才补助费中支出,可谓一个人养起了一大家子。团结的队伍才能朝着一个方向使劲,科研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了,刘文的实验室一直保持着热火朝天干科研的良好氛围。

图四:刘文教授指导学生

回国是最好的选择

时不我待、只争朝夕,科研的征途上,千千万万的国内外学者在同步竞争。刘文最焦虑的是,自己的脚步能不能迈得再快一点,所做的工作能不能更好地往前推进。虽然当初在国外已有很好的条件,他仍然觉得,回国工作是一个正确而适时的选择。作为厦大毕业的学生,作为张晓坤院长昔日在美的同僚,刘文对厦大、对药学院有着深厚的感情,这份人文情怀促使他选择了这里工作。他十分感激地说,自己赶上了国家大力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的浪潮,引人力度之大,条件之优,都是前所未有的。刘文表示,国家级的人才项目给了他一个很好的起步点。在国家、学校和学院的大力支持下,科研平台建设起点高,硬件条件不输国外科研院校;在氛围环境上,学校和学院从招生等各方面大力支持、鼓励引进人才的工作,让他能够安心地、单纯地沉浸在科研工作中。并且考虑到高质量的科研需要沉淀,需要厚积薄发,学校和学部迄今已提供了3项校内经费和培育基金(其中两项为3年期滚动)的支持,为青年人才提供初期的经费保障。凭着一流的科研条件,和刻苦努力下做出的前期较好积累,优秀的人才最终能够抓住良机,实现科研事业上的提升,以出色的成果回馈学校,为国家做出贡献。

树好榜样,做好爸爸

这样不分日夜、无论假期地全身心投入工作,刘文觉得,是一个科研工作者应有的常态。谈及他在科研以外的生活,刘文感慨,为了科研工作,确实会有很多付出和牺牲,但他也十分努力地做好爸爸的角色。长子跟随他在国内生活,于是他每天早上6点多起床,打理好儿子送他上学,晚上孩子放学回家了,他虽然还在实验室,但一定与家里打开视频连线,两个人隔着屏幕,借网络之便,互相默默陪伴。儿子在家的画面就投映在刘文办公桌的某个显示屏上,经常是爸爸在这边认真地研读论文和思索着科研难题,儿子在屏幕那头勤奋地答题做作业,有什么不懂的,抬头问问老爸,就能得到及时的反馈和解答。刘文说,陪伴是讲究质量的,他并没有忽视对儿子的教育和培养。周末两天的上午,他也一定将时间留作陪伴儿子运动、游戏,下午才在实验室工作。相信这样一位时时勤勉努力的父亲,已经为儿子做出了最好的表率。

工作与生活交相应和

刘文生于1980年,是步入成熟的八零后一代。八零后的生活应该怎样,每个人都有一份答卷,刘文也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工作之余,他每周尽量抽出时间打球锻炼,是药学院篮球队的一名主力干将。周末时间,他也偶尔会与同道好友高质量地聚会交流。沉醉于科研工作的日子里,他不觉得自己因为没有娱乐而无法享受生活,而是感觉实现了自我更深层次的追求和满足。谈起对他影响最大的人,刘文说,一是他的博士导师Michael G. Rosenfeld教授,二是张晓坤院长。Michael G. Rosenfeld教授如今已是七十多岁的高龄,工作热情和态度却胜过许多三十几岁的年轻人,依然坚持早到晚归地待在实验室。而刘文早年间在美国工作,亲眼目睹张晓坤教授早晨送完孩子们上学,就一直在单位埋头工作到深夜十二点,一杯杯提神咖啡的香气,萦绕在这段引导他走上科研道路的难忘记忆里。时至今日,张院长回国工作多年,仍然勤耕不辍,一如往日,他日夜忙碌的身影,依然在激励着、带领着一批批青年药学人。

日暮时分,其他工作人员陆续下班离开了,回头看看药学院大楼一排排依旧灯火通明的实验室窗口,我们不由信服,天道酬勤,成果与收获当然会属于这些刻苦精进的科研人。



人物简历:

刘文,2001年毕业于厦门大学生物学系,获生物学学士学位;2002年至2005年工作于美国加州Sanford-Burnham生物医学研究所; 2011年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生物学系,获生物学博士学位;2011年至 2013年工作于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医学院;现任厦门大学药学院教授。主要从事癌症等重大疾病中基因转录和剪接的表观遗传调控分子机制研究,致力于探寻靶向表观遗传调控子的活性小分子。是美国 2 项专利的持有人之一;以第一或者通讯作者发表多篇高水平研究论文,包括NatureCellCancer CellMolecular Cell, PANS等;参与发现的抗癌小分子K-80003方面的研究成果在国际上具有广泛的影响力,该小分子获得了美国FDA的临床批件。

(文/图:药学院 洪昀)




 
 
Copyright©2011 http://pharm.xmu.edu.cn 版权所有:厦门大学药学院
地 址:厦门市翔安区翔安南路 邮编:361102 电 话:0592-2182453 2181852
D200695
[后台管理]